李蓓最近颇感心慌,即便自己目前仍是公司大面积裁员的幸存者之一。

李蓓在gogokid销售部门就职,而该部门正是此次裁员的重灾区。她没想到背靠今日头条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也没能消除自己在裁员潮中的不安全感。

gogokid系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旗下教育类产品,于2018年5月正式推出,定位在线少儿英语产品,对标VIPKID,采用纯北美外教,在线1对1直播教学。

甫一成立,gogokid就展开了铺天盖地的品牌宣传,并请来了章子怡代言,势头迅猛。彼时在巴士、楼宇、地铁、综艺节目等场景,都能看到gogokid的广告。

李蓓也是看到这些宣传广告,才去体验了gogokid的产品。她觉得教材做得很用心,似乎做足了布局教育的准备,加之今日头条的品牌背书,她最终选择从51Talk跳槽到gogokid。

然而,2019年4月7日,有用户在脉脉上爆料称,gogokid在裁员,裁员比例在70%~80%,少说也有50%,销售要从700~800人砍到200人的规模,大家都岌岌可危。

此外,字节跳动旗下另一个教育类产品aiKID,如今也已停止运营4个月。

对此,《中国企业家》记者向gogokid求证,对方回应称:“目前gogokid正处于绩效季,工作和人员的优化调整属于正常范围内,网上提到的销售团队大比例裁员消息并不属实。目前gogokid内部业务运作一切正常,团队业绩保持稳定增长,且一直专注于课程产品打磨和体系化效率的提升。”

李蓓虽然不知道裁员的确切人数,但她向《中国企业家》证实了大面积裁员的消息,与此同时她也越发担心自己和公司的未来。

随着2018年8月国家政策对校外培训机构“收费不超过3个月”规定的实施,李蓓真实地感受到了线上销售工作的困难,“没法儿再卖一年的大套餐了,相比以前现在客单价很低”,而这也直接影响到她的销售业绩和公司的现金流。

但李蓓更大的担心在于,眼下字节跳动正寻求上市,如果gogokid一直烧钱亏损的话,对于公司来说这就属于不良资产,肯定会被砍掉;况且gogokid可能仅仅是字节跳动内部的一个小项目,关停与否随时看大佬心情。

裁员之外,gogokid为了降本增利也于近日开始对课程服务进行提价,课程套餐涨幅从780~1614元不等。然而,一部分消费者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当初正是因为相较于VIPKID价格更便宜,他们才选择了gogokid。

与此同时,字节跳动在教育方面也在寻求新的突破点。

3月26日,据36氪报道,字节跳动正秘密孵化K12网校业务,计划暑期正式上线,部分教研、产品核心负责人来自学而思网校和猿辅导。

一位熟知内情的学而思网校内部员工向《中国企业家》证实了此事,并称目前针对K12业务,字节跳动已组建了500人的团队,专注做1对多直播大班课。

从gogokid推出时的踌躇满志高举高打到如今的大幅裁员调整,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的尝试似乎并不顺利,背靠大流量高速度冲入教育这一慢行业也似乎并未收获预期的效果。不过,就目前频频出手情况来看,它对这一领域仍颇具热情,仍在不断试错中找寻更适合自己的教育定位。

发现教育机遇

创始人背景和做事逻辑往往是衡量人与事匹配程度的重要指标,而这也往往决定了事件成功的概率。

然而,蹊跷的是,gogokid虽然对外做了大规模的品牌推广,并请来当红明星代言,但是项目内部的负责人却从始至终都未出现于大众视野,甚至连李蓓等内部员工也并不知道项目的牵头人具体是谁,更不知道其职业背景和团队基因。在公司裁员之前,李蓓甚至都没太关注到这些细节。

摄影:赵东山

此外,gogokid的办公场地也不在字节跳动总部,而是在十里堡盒马鲜生附近,并在常营、管庄一带经历过数次搬迁。

在外界看来,字节跳动与教育最早的交集发生在2017年12月。当时今日头条举办了一次教育峰会,在会议压轴环节,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与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共同探讨了人工智能与教育的未来。

张一鸣与俞敏洪达成的共识是,技术能解决很多重复性工作,可将学习者、教师从冗繁中解脱,但就教育本身而言,教师是不可替代的;因此,科技公司跟教育机构的合作是必然趋势,这样才是实现技术和数据的最优化结合。

时任今日头条副总编辑徐一龙在此次大会上透露,2017年今日头条上教育类文章阅读总量已超过107亿,悟空问答上的教育类问答阅读总量已超过190亿。

而今日头条营销中心总经理陈都烨则表示,2017年今日头条教育类商业合作客户量较2016年增加了263%,广告消耗量增加了260%。当时,头条学院还与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合作,在悟空问答平台上开展“百日百答”活动。

值得注意的是,彼时恰好也是VIPKID、哒哒英语等在线教育企业发展如日中天的时候,他们借助资本和互联网的快速崛起或许让字节跳动看到了机会:一方面,少儿英语的赛道价值特别大,增长迅速;另一方面,北美外教在线教学这一模式在被VIPKID实践之后,很容易标准化。

从2018年年初开始,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就动作频频:推出内容付费平台好好学习,对标喜马拉雅;推出gogokid,对标VIPKID;推出AI伪直播教学平台aiKID,拓展下沉市场;被传收购学霸君B端业务并参与投资一起作业,涉足K12领域;投资公立学校信息服务商晓羊教育和美国互联网创新大学Miverva;收购锤子科技部分硬件专利权,用于教育领域硬件开发。

在中文在线文化教育产业投资基金投资总监沈圣易看来,字节跳动入局教育的逻辑很容易理解:“在线教育企业的通病就是线上流量获取昂贵,今日头条既然有巨大的流量优势,何不自己来尝试着做教育?他们肯定看到了这里边的可能性。”

此外,字节跳动在过去7年多的产品研发中,总结出了一套核心的技术研发能力、产品运营方法和精准的用户数据沉淀,在此基础上可以不断向各个领域复制、扩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